????第105章

????“你不会是说笑的吧?”

????白卿月下意识的就不去相信肖俊鹏问的话是那个意思。

????打劫侯府,不想活了吧?

????就算当时能全身而退,后面恐怕也不好办吧,而且肖俊鹏还全程都看见了。

????难道说不会吧!

????白卿月摆出一副根本不敢相信之态,手捂着口,瞪着眼睛,哼,大脑却急速运转起来。

????果然继母什么的都不是好东西,对肖俊鹏一定不好吧,都到了让外人打劫侯府的地步。

????“你想哪里去了,我只觉得你开心就好,再说了,反正以后整个侯府都是你的。”

????“怎么说?”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整个侯府都是她的了?和她又什么关系。

????“我都是你的”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白卿月有点措手不及,身子一软,要不是肖俊鹏接着,就出丑了。

????“别看这样的玩笑好不好,我们并不是很熟。”有点不好意思,谁说古人死板的,都是高手。

????“一回生,二回熟。”

????“说得跟生孩子一样。”白卿月不跳开,i幸好她反应快,不然又被那厮占了便宜去,刚想着叉腰石皮口大骂,一激灵,想起来王嬷嬷说的要做大家闺秀,抬手拉着袖口,遮住口鼻,摇曳生姿,“世子还是不要和奴家开这样的玩笑了。”

????这回换做肖俊鹏差点软倒,这变化有点快,且还有点不伦不类啊。

????“你那是见了怪物的表情吗?”白卿月放下袖子,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装了一回儿正经古代大小姐,被人当成怪物看,罢了,她还是做回自己吧。

????肖俊鹏侧身看了一下后面跟得不远不近的土豆,一步上前靠着白卿月,低声说了两个字,“仙女”

????白卿月一愣,随即朝着后面的土豆喊了一声,还能不能走快些了,i再这样走下去,一路被寮马蚤,估计天黑了都走不回去,而且还有血气上冲,流尽鼻血的危险。

????再长的路也欧走到尽头的时候,何况现在他们要走的地方并不算远,很快就要到相国寺,远远看去比早上的时候更加热闹,根本不会因为半路被劫道的朱府和白府受一点影响。

????现在应该大家都还没有收到消息吧。

????四处是吆喝叫卖之声,基犬相闻,人流络绎。

????白卿月走着走着,眼睛盯着一美貌小娘子在售卖糖炒栗子,移不开眼睛。

????“搞清楚自己姓别没有。”大家都是女子,看来看去有什么看头,肖俊鹏的声音不合时宜的想起。

????白卿月只想不翻白眼儿,那妇人就算有几分姿色,可要是和她比起来,那还不是差距十万八千里,这还是她谦虚的说法好吧。

????所以看她还不如对着镜子看自己。

????“我家公子看的是糖炒栗子。”

????看,还不如她嫁土豆了解她。

????肖俊鹏停下脚步,再观察,果然白卿月的眼睛虽然看的是那个方向,看的却是锅你的板栗,变心领神会的笑起来。

????白卿月一伸手,土豆不情愿的从袖子里面逃出来自己的零花钱,放在她手上。

????“瞧你那样儿,回去还你。”

????谁知道今天这种情况下出来,还能有花到银子的地方?刚才抢的放在一堆,都被她扔到空间里去了,又不方便拿出来。

????“拿去,去给我买炒栗子吃,别一副吃亏的样子,一会儿难道不给你吃。”

????这边土豆被白卿月说动了,刚要去买,那边肖俊鹏已经买了过来,呵,还算有点眼力见。

????油纸包的炒栗子一打开,散发出特有的香气,闻着就让人流口水。

????“既然你都买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白卿月着急去抓,手进去伸着刚抓着一颗,丢开,太烫了,糅着着耳垂跳脚起来,“这么烫你也不说一声。”

????在现代的时候吃的炒栗子都是提前炒好,温着的那种,还真的没有吃过这样刚出锅的。

????“我看看有没有烫着。”肖俊鹏说着就要拉白卿月的手来看。

????“去,这么多人看着了,光天化日之下”

????好巧不巧的温氏刚从相国寺出来,正好看见两个人拉拉扯扯的一幕,差点没有惊掉下巴,那是她家的那个继子吧?

????“你看看前面的那个是肖世子吧?”有些不确定的问了旁边跟着的丫鬟。

????肖俊鹏历来听你不错,听到自己的名字更加敏锐,都不用看,光听声音就知道是自己家那个继母,身子一侧,将白卿月挡了大半,叫人看不清楚。

????“快回去吧,不然你家嬷嬷该着急了。”肖俊鹏将一大包炒栗子放在白卿月手中,转身朝着温氏那边都去。

????白卿月一看,我去,她肯定不会这个时候往上凑,溜之大吉,之前的打扮虽然不一定能让人认出来,到底在人家面前抢了一回,做事情还是小心点的好。

????拉着土豆就跑了。

????跑了一段,估计那边再怎么看,也不可能看清楚她那张脸,才停了下来,转头回去,看到肖俊鹏好像在和温氏说着什么,然后就看见温氏上了马车。

????张氏被送回白府,当天就又病了,这次病得还不清,直接不吃不喝,以泪洗面。

????“你还有脸病?怎么就不去死?”

????白府二老爷跑到张氏的房间,砸了所有能砸的东西,霹雳巴拉的一堆碎片。

????头一天他还不知道,谁知道第二天,张氏在官道上被劫的事情就在京城给传开了。

????被打劫就被打劫呗,回来还不说,是为何?

????难道不是外面传的那样,被那劫匪抹了个甘净?

????想到自己的女人被个五大三米且的男人上下其手,白于盛怎么受得了,本来还因为自己的是否中毒没搞清楚,要死要活的,现在直接爆发了。

????“你自己死也就算了,带着星儿,简直是”

????白卿星着两日也不好过,被传得不比张氏好到哪里去,甚至更甚,说好像已经被人给那个啥了一样,明明就至少被抹了一下脸而已,可有口说不清啊。

????朱府那边还好点,毕竟朱夫人强势霸道,可朱老爷也是一口气堵在心口上,上不来也下不去,多说了两句,朱夫人差点就将家个掀了。

????也不知道是谁先泄露出去的。

????朱府怀疑是白府,白府怀疑是朱府,总之两家相互猜忌,最后两家就成了那真正的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