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都不重要,赶紧去洗洗手,洗洗脸,换身衣服,大伯带你去行侠仗义,除暴安良!”苏瑾瞥了他一眼,吩咐说道。

????做一个万人敬仰的大英雄一直是哪吒的梦想,或者说软肋,闻听此言连话都顾不得说了,转身就向自己房间冲了过去。

????“这些日子以来,我日日夜夜和雷霆魔剑相伴,不断研究改良净化魔气的办法,对此有了大量心得。所以只要我在吒儿身边,就不用担心他会有入魔的危险。”趁着哪吒离开的时间空隙,苏瑾对殷十娘道:“待到将来我修为获得突破后,就彻底清除吒儿身躯灵魂内的所有魔气,为他重塑仙魂仙躯!”

????殷十娘抿了抿嘴,原本还有些担心的情绪顿时不翼而飞,动容道:“可是这也太麻烦兄长了……”

????“都是一家人,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们都希望他能够开开心心,平安健康的成长。”苏瑾说道。

????殷十娘鼻子一酸,眼眶渐渐红了,揉着眼睛笑道:“这院子里面的风也太大了,容易迷眼……”

????“大伯,大伯,我收拾好了,我们现在就出发吧。”这时,哪吒穿着一套鲜红色的短襟跑了出来,眉飞色舞地说道。

????苏瑾向殷十娘点了点头,背起双手,身姿笔挺地缓缓走出内院。哪吒左蹦又跳,叽叽喳喳的跟随在他身边,好像有着永远都说不完的话。

????……

????因为昆仑山传出的天命之人消息,导致陈塘关混进来了无数妖魔。

????他们化形为人,隐藏在滚滚浊世之中,以不同的身份出现,表现的比人类还像人类,根本难辨真伪!

????人世间的法律对于妖怪来说只是空谈,各种各样的乱子迅速出现,只不过现在为时尚早,还没有彻底爆发出来。

????“吼,吼,吼……”

????日落时分,青街酒馆,一名身高超过九尺的魁梧壮汉猛地摔碎了手中酒碗,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捶胸顿足,嘴里发出道道震耳欲聋的兽吼声。

????正在酒馆中饮酒的其他客人见到这种情况,连酒钱都没来得及支付,惊慌失措的向酒馆外跑了出去,原本喧闹不已的大堂瞬间安静了下来。

????酒馆角落,柜台后面,身材矮小的店老板目光惊恐的望着那大汉身上飞速涌现出了一片片黑色毛发,粗狂的脸颊不断变大狰狞,不多时,一只身高十丈,体格魁梧,黑毛乌亮,双掌之上利爪森寒的黑熊就出现在了大堂内,血红色的双瞳醉眼迷离,鼻子不断嗡动着,一步步走向柜台方向。

????酒馆老板双手死死捂住嘴巴,跌坐在冰凉的地上,背部死死抵着墙壁,全身都控制不住的剧烈颤抖,裆部湿了一片。

????“轰!”

????黑熊晃晃悠悠的,抬手一巴掌拍碎了厚厚柜台,森白的利爪放在了酒馆老板的脑袋上面,下一个呼吸间,就能将其宛若水果一样捏成汁水和肉沫。

????“啪!”正当黑熊的手掌开始弯曲时,一枚脏兮兮的石子凌空激射而来,重重打在了他宽阔的后背上。

????黑熊收回手掌,转身向门口望去,血红色的视野中,只见一个小小的人影从远方疾速而来,停步在酒馆门外,对自己招了招手。

????“砰!”黑熊撞碎了门框,冲出酒馆,挥舞起巨大的拳头,由上而下狠狠砸落过去。

????唰的一声,那身影消失在了黑熊视野中,令他的铁拳失去了目标,将大地打出了一个深坑。

????“大家伙,看上面!”一道轻笑声突然自上空响起,黑熊抬头一看,一双脚掌凶猛踏来,重重踩踏在了他的脸颊中间。

????“轰!”

????一股圆形气浪从脚脸相接的地方向四周飞去,逐渐消散在半空中。

????黑熊眼前骤然一黑,庞大的身躯推金山倒玉柱般跌落在地,口鼻殷出鲜红腥血。

????“知道怎么写了吗?”远方拐角处,苏瑾右手中上下抛着一块金闪闪的元宝,对围拢在自己身边的十多名穷酸书生道。

????十多名穷酸书生目光一眨不眨地望着那锭金子,目光中流露出深深贪婪。

????“深夜酒馆,黑熊精暴起伤人,店老板危在旦夕,千钧一发之际,威灵显赫大将军横空出世,一脚踩死了黑熊精,拯救百姓于危难之间,武功盖世,义薄云天。”一名书生道。

????苏瑾点了点头,说道:“挺抓人心弦的,但是还不够丰富。我要的是一个完整的故事,跌宕起伏,百转千回,一说就能说上一上午的那种。”

????“盖因陈塘关人杰地灵,物华天宝,汇聚九州之灵气,孕育出了一件天地至宝。人妖两界闻风声动,纷纷赶往而止。有一野猪精,修炼五百年而化形,偷偷潜入了陈塘关内……且说威灵显赫大将军降服野猪精没多久,这一日傍晚,城中又出现了事端……”就在诸多书生还在冥思苦想间,一人张口,滔滔不绝的开始讲述了起来。

????苏瑾听着这一分事实,九分脑补的故事,脸上露出了一抹满意笑容,抬手把金子丢向了那名书生:“说的不错,这金子是你的了。”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那书生双手紧紧捏着金子,兴高采烈地叫道。

????其余人目光热切和遗憾地望着他,只恨自己平常经史子集读的太多,少看了很多传闻故事,以至于现在书到用时方恨少,编不出如此丰富的故事出来。

????“你们也不必失望。”苏瑾从衣襟里面又拿出了一块金子,笑吟吟地道:“金银我这里有很多,只要你们肯为我做事,绝对亏待不了你们。”

????“大人想要让我们做什么?”最开始回答的那名书生心急眼热地说道。

????那么一大块的金子啊,就这么和自己失之交臂了,他心里很不甘,很难过,现在苏瑾口中的任务,就像是他在溺水中抓住的一根稻草!

????苏瑾伸手指向得到赏金的那书生:“你们将他说的这个故事牢牢记在心中,可以适当改编,使其更具传奇性。然后自荐去酒馆,去花楼,去一切可以娱乐消遣的地方,和店主协商,为客人讲述这个故事。你们未来的身份就叫做……说书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