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虽然还没有见过你们这位徐乘大人,但我差不多明白他的想法了。一个所图甚大的人,是不会把鸡蛋放入同一个篮子里面的。”

????“昌儿不太明白?”

????董老爷子看着自己最重视的子孙,紧眉一笑,“等你再经历一些事情,或者到了我这岁数,就明白了。”

????转念一想,董老爷子对徐乘的兴趣倒是更浓厚了起来,虽然书桌上正放着徐乘从小到大细致入微的资料,他却没有看上一眼。

????“阿木,你觉得他想招揽你,有没有这个可能?”董老爷子有些期待地看着苏木。

????苏木略微迟疑,还是回想了一下,然后对董老爷子点了点头。

????“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觉得他身上有很多让我入迷的地方。”苏木直截了当地回道。

????董老爷子抚着花白的长须,微微颔首,苏木和董河昌完全不同,如果董河昌是继承董家的关键,那么苏木就是确保董家长久存在的底蕴之一。

????“能够以不到三十岁,就突破到日境能力者,的确不是常人。”董老爷子心中其实还有更深的考虑,如果能够把徐乘拉到董家这辆马车上,或许董家会有个更光明的未来。不过这些都得见到徐乘之后,再做考量。

????白解很早就来拜访董家,街上的贩夫走卒都还寥寥无几,守在董家大门外面的几个护卫,也打着瞌睡,直到白解到来,才把他们从睡梦中惊醒。

????递上自己的姓名和身份,没一会,苏木就从大门中出来。

????“大人,跟我来吧。”

????苏木带着白解,穿梭在庭院中的深秋美景,两眼应接不暇,走了快五六分钟,终于到了董老爷子的院子。

????这处院子背靠几座假山,周边栽着虬然的老槐树,绿意幽幽,院中收拾得十分清爽,角落里还摆着七八株未经修剪的盆栽,看样子,快有十几年的年份了。

????白解本以为董老爷子会在屋内等着,可目光所至,就看到一精神矍铄,满脸红光,身形魁梧,年纪差不多在五六十岁的老头。那双带着幽深黑瞳的眸子,自然地释放出一股久居上位的威严,脸上虽然多了许多沧桑的沟壑,却扔能看出年轻时代的俊朗明秀。

????董老爷子像长辈一样打量着白解,等白解到了面前,就指着正对面的方形石凳示意白解坐下。

????白解早就不是处事毛躁,性情跳脱的那个白解,潇潇洒洒地坐下,拿起面前茶气袅袅的水杯,轻轻啜了两口。

????“这茶真是入口留香。”

????“如果贤侄喜欢,那就送几斤给你好了。”董老爷子很是大方。

????“不过这些可满足不了我的胃口。”白解若有所指地说。

????“我们董家现在田地万亩,良产无数,不能说在这西沙城里首屈一指,但也足以和其他人并驾齐驱。”

????“真是这样吗?那为什么老爷子又要耗费那么多心力,甘愿成为冥界的附庸。”

????董老爷子的脸色有些古怪,既不像那种被人揭穿秘密的尴尬,也不像那种没有办法的无奈,就好像,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

????“贤侄,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一个故事?”

????“但说无妨。”

????“在很久以前,西沙城其实是个乱葬岗,那些死得不明不白,又没人收殓的无主尸体,全都被人送到了这。久而久之,这里坟茔迭起,阴气森森,白昼无人问津,午夜鬼魂喧嚣,除了那流落到此,哪里都不能去的难民,常人根本不会靠近。”

????“后来,我爷爷就成为了这里的第一代守魂人。”

????“守魂?”白解念着这个特别的词语。

????“小时后,我还不太明白守魂人的意义,当我过了二十岁,接受了家族考验,才明白为什么我们董家才是守魂人。”

????正好此时,一缕穿过藤蔓的温和朝阳,像神只的祝福一样,落在董老爷子有些泛红的粗糙脸皮上。

????“原来我们董家血液里流淌的是冥族的血脉。”董老爷子说得有些身心激荡。

????正侯在一旁的董河昌和苏木,目瞪口呆地看着董老爷子,心底掀起无法抑制的波澜。

????他们竟然根本不是人类,这太滑稽了,简单比最虚假的木偶戏都搞笑!

????“昌儿,阿木,这个秘密也是时候让你们知晓了。”董老爷子对已经呆若木鸡的两人说道。

????“贤侄,今天能老头子能把藏了这么久的秘密说出来,感觉如释重负,还真多亏了你。”

????不过董老爷子这么一说,白解倒有些琢磨不准对方的目的,毕竟这种非同小可的秘密,不应该让外人知道才是。

????“贤侄,喝茶,茶凉了味道可就散了。”

????白解瞧了眼董河昌两人,看他俩还是那副愣住的表情,就朝董老爷子笑了笑,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董老爷子似乎对白解豪放的举动颇为赞赏,笑意盈盈地看着,随后把自己面前的那杯茶,倒入口中。

????“不知道贤侄是否已经婚娶?”

????白解这下有些着不住了,连忙回道“我已经有未婚妻。”

????“是你母亲收养的那个丫头吧

????,兰质蕙心,温婉贤淑,看来和你的感情也极好。”

????白解是真不知道这老头怎么会关心起男女之事,难道老头子想要让他做董家的上门女婿,貌似还真像这么回事。

????“不知道······”

????“不好意思。”白解有些不礼貌地打断了董老爷子,“我可能无法成为你们董家的女婿,我想老爷子恐怕也不想董家的女儿,嫁给一个不爱的人。”

????“贤侄,你等我把话说完······”

????“不必了,我意已决。”

????“小子!你给我把话说完!!”董老爷子突然气急败坏地冲着白解大吼,胸口剧烈地起伏。

????白解突然有些精神恍惚,仿佛在董老爷子身上看到了白世的身影,一时之间,心底竟然有些惴惴不安。

????“···您说吧。”

????“真是个混小子。”董老爷子瞪了白解一眼,“我的意思,是想认你们家的小丫头做我的干女儿。谁告诉你,我要把董家的女子嫁给你了。更别说昌儿他们这代,只有他这一个独苗。”

????董老爷子没好气地看着白解,白解明白了情况,脸上立刻飘起两抹绯红,就像那猴子屁股一样,脸上满是尴尬。

????“而且,我要把董家这些财产的继承权全部交给那丫头。”

????董老爷子的这个决定仿佛石破天惊,震得白解一时半会都没反应过来。

????这可不是几十万几百万的华彩币,是一个大家族积累了几十年的万贯家财,虽然对白解来说财富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但对宁若竹来说,却足以改变她的一生。

????这时,董河昌和苏木也从魂游天外中清醒,听到董老爷子的决定,全都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昌儿,阿木,过来坐下。”

????等两人坐下,董老爷子继续说道“你们只看到了董家的繁华,却没看到繁华背后的荆棘薄冰。如果我们董家只想坐吃等死,那早就够了。但是,如果我们想要名留青史,真正雄踞一方,有些东西就必须舍弃。”

????“老爷子,所以你打算舍弃的东西,就是你们的万贯家财?”白解似有所思地问道。

????“自古以来,财帛动人心,但在我看来,财帛也如粪土。对你来说,应该就是这样吧?”

????白解不得不承认,“财富的确对我没有任何意义。”

????得到白解的回答,董老爷子深凹的眼眶中间,深邃的眼睛隐隐发亮。

????“昌儿,阿木,从现在开始,阿乘就是你们的兄长了。如果我不在了,你们就要听他的话。明白了吗?”董老爷子不容置疑看着两人。

????“爹,你是不是······”董河昌恼怒地看着董老爷子,很是不甘,“就算我们认他做兄弟,也是应该我们为长才是!”

????“你们俩一个性子外露,做事不够严谨;一个性情内敛,待人接物太过僵硬。”董老爷子毫不掩饰地贬责两人,“你们让我怎么放心,让你们俩来当大哥。”

????有道是,知子莫若父。董老爷子能够扛起董家经过几十年风风雨雨,而屹立不倒,这识人辨人的本事早就炉火纯青,更不用说两个人还都是跟着董老爷子身旁长大的。

????“你们俩没有拒绝的选择,要是有谁不服,可以想办法战胜阿乘,哪一方面都可以。把证明拿给我,我就让他来做老大。”

????董河昌和苏木的心中又燃起熊熊斗志,他们就怕老爷子拿白解的战斗实力说事,那他们拍马都赶不上。如果换成自己擅长的领域,那就不一定了。

????见到董河昌和苏木满脸斗志地答应下来,董老爷子像个老狐狸般偷笑,正好被白解看到。

????“这下咱们都是一家人了,”董老爷子笑眯眯地看着白解,“我让后厨好好准备准备,阿乘把你家那丫头带来,我们大家认真庆祝一下。”

????白解心中正在琢磨事情,所以没有注意董老爷子的安排,等他反应过来,董老爷子已经把安排全都吩咐下去。

????“人上岁数了,就是容易累,老头子我回房休息一下,你们兄弟几个多熟悉熟悉。”

????话虽如此,但看董老爷子龙行虎步的身姿,一点都看不出疲惫的样子。

????三个人在这院中雅亭待了一会,就各自离去,白解既没有强迫这两人做自己小弟,他们也没有主动称呼白解大哥,心中都有些别扭。

????快到中午时分,宁若竹有些高兴地跟着白解离开西沙公馆,外面已经热闹起来的繁华景象让她应接不暇,身旁有自己深爱的人陪着,心底更是甜得像蜜一样,根本没注意,白解把自己带到了哪里。

????“这是······”

????看着那气派不凡的鎏金大门,目光如电的魁梧护卫,宁若竹抓紧白解的胳膊,有些不安地说出心中的担忧。

????白解对她微微一笑,“不要担心,从几天开始,你就是这里的女主人了。”

????“啊!”宁若竹反而吓得小鹿乱颤,凝脂般的脸颊上浮起一抹苍白,喉咙不停咽着口水。

????白解伸出胳膊,环住宁若竹瘦削的香肩,紧了紧她颤抖的身子,对她轻声安慰道“相信我!”

????或许真是对白解的信任带给她崭

????新的力量,进入朱门红墙后,那些附在她身上的枷锁般的不安和畏惧,像一层化茧成蝶的薄膜,从她身上不断脱离。

????等到了宴会大厅,迎着那缕穿过刘海的微光,宁若竹的脸变得如婴儿般润泽,充满了自信。

????“来了,快入座。”

????董老爷子大马金刀地坐在正中的主位,一侧是董河昌和苏木,另一侧特意留了两个空位。

????白解牵着宁若竹,在两个空位坐下。

????董老爷子似乎不着急开席,笑吟吟地看着白解旁边的宁若竹,结果宁若竹的粉靥不由飞上两朵桃红,让宁若竹俏丽清瘦的脸蛋更添一份艳丽。

????“乖孩子,今天多大了?”

????“二十一。”宁若竹声如蚊蚋。

????其实宁若竹和徐乘的容貌是两种风格,宁若竹说起来算娃娃脸,泉涌般的眼神,总是让人不由弄错她的年龄;而白解普普通通,胡子拉渣,不修边幅的面貌,就是往上多说几岁,也不为过。

????“很好,很好。”董老爷子似乎非常满意。

????“老爷爷,我能认您当长辈吗?”宁若竹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似乎觉得董老爷子身上有种亲近的感觉,于是略显突兀地一问,问过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多么冒失。

????白解有些讶异地看了宁若竹一眼,倒不觉得宁若竹冒失,只是这般主动的行为,和她平常内向的性格完全不同。

????董老爷子也愣了一下,然后就笑开了怀,眯着眼睛对宁若竹点了点头。

????“看来我们是注定要成为一家人了。早上我才和阿乘说起,想要认你做干女儿,赶早不如赶巧,这顿饭就算为你正式认亲准备的吧。”董老爷子是个不拘于俗礼的人。

????宁若竹就像已经演练过一样,甜甜地叫了声“干爹”,毫不生涩,然后就像如获珍宝一样,幸福地看向白解。

????“阿乘,我好高兴。”

????宁若竹的笑总是那种出水芙蓉般的清纯澄澈,没有外物的干扰,让人发自身心地露出笑容,心头暖暖的,仿佛可以驱散万丈冰川。

????“咳。”董老爷子瞪了董河昌和苏木一眼,“你们两个,就没什么礼物送给妹妹的?”

????董河昌和苏木只顾沉醉在宁若竹不加修饰的芙蓉浅笑,没注意到老爷子的话,直到老爷子重重哼了一声,两人才面色尴尬地醒悟过来。

????“小妹。”董河昌一咬牙,拿出一颗大如龙眼的朦胧宝珠,“这颗海洋之心是大哥好不容易才从东海收到的一颗千年老蚌的藏珠,常年带在身上可以养颜祛病,调养体质,如果是能力者,还可以增强对海洋元素的亲和力。”

????说完,董河昌也不管宁若竹接不接受,就硬塞到了宁若竹手上,然后一脸肉痛地看着苏木。

????苏木没说什么,拿出的是个墨绿色的木质手镯,看样式也不是名家作品,默默地塞到宁若竹手上,和董河昌送出的珍宝完全是天壤之别。

????不过白解倒是深深看了苏木一眼,别人或许看不出手镯的门道,但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要论实际价值,手镯远超宝珠。

????“阿乘,这颗海洋之心,能不能还给他?”

????虽然宁若竹已经压低了声音,但这里除了她以外,都不是普通人,所以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小妹,为什么你愿意接受他的礼物,却愿意接受我的?”董河昌有些暗自气恼。

????“我···没有用过这种珍贵的东西,还是还给你吧。娘对我说,女儿家,要懂得知足。”宁若竹宛如星泉的眸子,少了几分迷惘,多了一股倔强。

????母亲!

????白解看着宁若竹的侧脸,仿佛一缕缕神秘光芒在颧骨上绽开,让他隐隐约约看到了徐乘那位近乎完美的母亲。

????要说白解对徐乘最羡慕的事情,就是徐乘从小就有母亲陪伴,在母亲尽心尽力的爱护中长大。即便后来母亲离世,这个位置也被宁若竹替代,徐乘能够得到的爱护依然不减。

????董河昌有些哑口无言,以往很能诡辩的口才,这时竟然觉得会漏洞百出。

????“收下吧。”白解开口对宁若竹说,“你不是想要成为能力者吗?有了它,你以后修炼的速度会快上许多。”

????这些人中,对宁若竹来说,只有白解的话能和徐母说的话同等份量,特别是听到会加快修炼速度,她的想法就不再那么坚持。

????正看着他们的董老爷子,却突然看着宁若竹露出讶然的表情。

????“干女儿,你现在还不是能力者?!”董老爷子有些紧张地问道。

????宁若竹也没觉得怎么,朝董老爷子点了点头。

????董老爷子深吸了口气,有些期待地看着宁若竹“据我所知,现在能力者协会公布的觉醒年限,最晚的年龄不能超过二十,你打算怎么觉醒?”

????宁若竹可不知道这些,想起白解信誓旦旦的承诺,只好看向白解。

????顿时,其他三人的目光聚焦在白解身上,如同炙热的光线。如果白解真有办法突破能力者觉醒的限制,那意味着什么,简直无法想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