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正枢。”

????笑声结束之后,盖士崇直接回答了陆凝的问题。

????“因为我的穿梭方式是‘渐变’,对吧?”

????“没错,所以你不必担心。正枢合意中正平和,内视而自省,贴合己身,不受外因所扰。渐变是你们无法控制的变化,而你们的优势就是不会因为这种被动的穿梭被送去破灭世界。”

????“为什么……”

????“没有什么。”盖士崇摇摇头,“这个问题我也并不明白,这只是一个经验结论罢了。”

????陆凝便不再问下去,而是换了个问题“您将这些人留在这里究竟是为什么?”

????“因为他们是拥众。”盖士崇说道,“拥众、厌非和博爱没有基本的穿梭手段,稳定性也最强,他们是我能够保住的人。虽然这也只是暂时的。”

????“除了您以外,别的核心成员也知道这个信息吗?核心成员以外呢?”

????“应该只有我们七个,除非这世界上还有别的梦镜连接人存在。但那又如何呢?梦镜终于来到了现实,我们也已经触及了这片曾经只是梦见的地方,显然它并不是那么美好。”

????盖士崇说完,又打开箱子,这次取出了一支针剂,给自己手臂上打了一针,然后掰弯了针头放入口袋里。

????“您的身体状况如何?”周维源看到这个动作,便发问道。

????“还算可以,仅就这个世界而言。”

????“我明白了。”陆凝起身,“或许您抱持着这样平和的心态迎接自己的结束,但您的同事们可并不这么认为。”

????“哦?”

????“在来到这里之前,我们遇到了很多令人不解的事情,假如您所说的都是真的,那我几乎可以肯定,依然有人正在积极寻求更深一步的研究。您是否真的了解你的同事们呢?你们的目的仅仅是真实触及这片世界,还是有更加深远的目标?”

????盖士崇的眉毛拧紧了一些。

????“进一步?”

????“是的,并不是如同您这样偏安一隅的做法,而是图谋更远。教授,请问在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还继续着自己从前的研究吗?”

????“我确实还研究了一些东西,但你说更远?不,不可能,在这边是没有条件继续以前的研究的,无论是仪器还是人手都不能保证……”

????陆凝看着盖士崇逐渐变得慎重的神色,就知道他已经有了一种可行的想法。

????而有人更早产生了类似的想法,并将其变成了现实。

????“我们从b3楼过来,您想必知道那个地方。我们发现b3有人刻下了和九个世界相关的信息,并基本可以肯定那是在你们进入这边之前刻下的。此外,我们还遇见了两个曾经是你们下属小组的研究员,一个死前精神失常,却还是清楚自己的死因为误入破灭世界;另一个看上去落魄,物资却丝毫不缺,而且在我们的交流中对进入这边之后的事情几乎全部含糊而过,我可以认为他依然保持着某项‘工作’。”

????“我明白了。”盖士崇点了点头,“我会试着监测一下这边的异常,但如果真的是我那些老朋友所做,恐怕我也找不出太多端倪来。”

????“您是否能提供另外一项帮助给我们?我们需要此前至少是‘主管’的一些资料,例如通行证之类的东西。我想那里应该有非常有价值的信息。”

????“稍等。”

????盖士崇起身离开了房间,而之后,陆凝的神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麻烦大了。”

????“是啊,九个属性,那也就意味着……”

????“敌人变多了。”尚文雪抬头看向窗外,从藤蔓之间的缝隙中已经看不见光了,只有漆黑的雾。

????不,有一线红光闪动。

????“敌袭!”

????尚文雪的手一挥,将陆凝和周维源按倒,同时脑袋猛的向后一仰,避开了一发子弹。

????没有听见枪声,也没有看到火光。

????但尚文雪也不是吃了亏闷声不吭的,她躲开第一发子弹之后马上拔出激光手枪一枪打向对面楼房,高能光束瞬间洞穿途径上的一切障碍,在对面的楼房上烧出了一个缺口。

????这两栋楼的间距不算很大,顶多二十米。

????“周维源!那边的楼是做什么的!”

????“商店、小型超市、一楼是一些餐饮。综合性的消费被集中在那里,正好和这边学生活动中心搭配。”周维源眯起眼睛,“你们看见那个人了吗?”

????陆凝和尚文雪其实是看见了的,但那仅仅是在光束命中一瞬间的照亮,再加上雾气模糊,实在无法看清面容。

????可那身装束……

????“我就知道,我就说嘛……”尚文雪猛地站起身,两步走到窗前,浑身兴奋地直发抖,“你会那么轻易地选择死亡?这不是没过多久吗?是你在那里对吧!鹿琳!”

????回应的是第二发子弹,但这一枪却被尚文雪抬起手腕拦了下来,一声金属撞击声,显然袖子里不是什么防具都没有。

????“这样才对。”尚文雪挑起嘴角,“这才是符合我们的结束方式。”

????“尚文雪,不要冲动。我们还不知道对方的情况。”

????周维源话音未落,楼下就传来一声尖叫,枪声响起,但很快便停下了,随之而来的是嘈杂的脚步声,显然楼下守着的周聪和沈郁已经遭遇了不测。

????尖锐的警报声响了起来,这里的队伍当然不会只有这么几个人,只不过每个人都有任务要做便分得有点开。此刻不知道是谁拉响了警报,很快楼道里便传来了枪声和叫骂声,但几声惨叫之后,一切又变得安静了下来。

????“哼。”

????尚文雪拿起手杖就冲向了外面。

????陆凝和周维源也跟着往外走,不过两人可不像尚文雪那么对身手有信心,只是各自掏出武器借着黑夜的掩护悄悄摸到走廊上,先看来的人究竟是谁。

????那是一组大约八个人的团体,以于焚和胡元为首,个个都是装备精良,见到人根本不假思索地开枪,简直就像是为了屠杀而来的一般。

????楼梯上下已经倒了好几个人,明显都是盖士崇这边的幸存者,毕竟在这个没多少怪物的世界想要捞一点油水非常困难,这边的人装备顶多是有个武器而已。

????而冲杀得最凶的那个已经几步跨上了楼梯,但就在这个瞬间,从黑暗的死角刺出了一根金属杖尖,自那人耳后没有被护具遮挡的位置没入,然后穿透眼眶戳了出来,甚至还挑出了他的眼球。

????“哈哈!你们这些家伙就那么急着送死吗?鹿琳那家伙怎么不亲自现身过来杀人?她不是挺喜欢干这种事的吗?还是说你们这群人不过是被放过来探路的炮灰?”

????尚文雪大笑着拔出手杖,将那人的尸体从楼梯上踹了下去,侧身站在楼梯边,却不一点都不站出去。

????“上!就她一个!”于焚恶狠狠地将枪挂到身后,随手从腰间拔出两把短刀,第一个冲上了楼梯。

????“是你啊,我肩膀上的账还得跟你算一算呢!”

????随着笑声,楼梯上叮叮当当地滚下了几颗手雷,于焚后面几个看见这东西眼睛都直了,慌忙扭头往楼下跑,唯独于焚是个狠角色,居然不跑反冲,加快了往上的速度。

????轰!!

????手雷引爆,于焚大吼一声,在爆炸声响起的同时跳了起来,双手短刀对准楼梯后面就斩了过去。

????观战的陆凝暂时不担心尚文雪的战斗,不过她马上注意到一个红点正从墙上缓缓往尚文雪那边移动。

????“狙击。”她低声对周维源说。

????周维源也看见了那个红点,楼梯后方是和楼下一样的一个大厅,另一边的窗口是可以直接瞄准的,不过依然要隔着藤蔓射击,红点移动如此缓慢也是因为狙击手正在找合适的角度。

????“是鹿琳?她肯定死了……”

????“她没死,这事等会再细说,我们得先把狙击问题解决。”

????夜间狙击陆凝当然练过,因此非常清楚目前这个可视条件下的狙击难度,对方要调整位置进行瞄准也就代表没有热成像类的瞄准手段,此前对室内的射击多半是依靠当时开着灯的几个人提供的光源,而现在……则是于焚身上戴着的侦查灯放出来的光线。

????“咱们好像买了闪光弹,在谁身上?”

????陆凝记得在第一次交易的时候买了几组投掷物组合,因为便宜好用,缺点是没有手雷之类的瞬间爆破物。

????“我有。”周维源伸手在包里翻了一下,掏出那颗银色的金属筒。

????“扔窗口,这种夜间环境肯定会一直盯着这边,先晃瞎狙击手。”

????周维源掐准时间,将闪光弹丢了出去,与此同时,尚文雪也抓住一个破绽打落了于焚一只手上的短刀。

????“偷袭之外的本领就不行了吗?你倒是再努力一点啊?你的队友可是都在等着你闯过我这一关呢!”

????尚文雪肆意挑衅着对方,但位置依然卡得死死的,根本不给后面那群人射击的机会。

????“疯女人……”

????于焚冷哼一声,空出来的手往腰间一摸,瞬间拔出手枪对准了尚文雪面门!

????“死吧!”

????砰!!

????在他喊出这一声的同时,闪光弹便炸开了,刺目的白光让于焚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但天性凶悍的他依然稳稳地握着手枪,扣动扳机。

????剧痛乍起。

????“你真的以为就你会近身掏枪啊,还用手枪?你杀了那么多人就没了解一下喷子这东西有多好用吗?”

????于焚试图睁开眼睛,但近距离的大量碎金属已经彻底炸瞎了他的双眼,耳边只有尚文雪的狂笑,他下意识地将手枪指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但耳朵周围都是回音,根本无法辨明具体的位置。

????尚文雪将手杖一甩,自中间折下露出的枪管随着“咔哒”一声再次和下半部分严丝合缝地合拢在了一起,终究是为了外形原因减少了威力,这一枪并没有直接杀死于焚,只将他整张脸打成了麻子。

????但这就足够了,避开于焚搏命般的射击之后,尚文雪只是轻轻一挥,尖锐的杖尖就割开了于焚的喉咙。

????“第二个。”

????她甚至扭过头,冲着窗户那边咧开嘴,抬手比了个中指。

????“还不让鹿琳过来吗?难道一定要把小弟杀光才会出来?她以为自己是哪里的魔王?”尚文雪随手一撩头发,转回头对楼下的人喊道,“你们还有能动的吗?赶紧让那个女人过来和我好好打一架如何?”

????楼下的人里面也就胡元还有些胆气了,他急忙从兜里掏出一个对讲机,打开一个频道低声说道“姐,这,这楼上有个疯子……”

????“我就是为了杀她来的,她对我们来说就是个不确定因素。”

????“可是,于小子已经被杀了,我们也不一定对付得了她……”

????“告诉她,我已经过来了。”

????“啊?什——”

????蹲在走廊里的陆凝猛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接着就被周维源直接拽进了大厅里面,火光在走廊中爆发,就在刚刚那个房间的隔壁。破烂不堪的木门被轰成了碎渣,化为漫天飘舞的火屑,紧跟着,脸上写满无聊的鹿琳从门里走了出来。

????她依然是那一身皮甲装束,不过多披了一件羽麾,左手架着一面菱形盾牌,上面并排插着十把细剑,右手则拎着一把大号的霰弹枪,枪口是狰狞的龙首。见到尚文雪后,鹿琳将霰弹枪单手一转,一声膛音,赤红色的弹壳就从枪侧跳了出来。

????“晚上好。”

????陆凝注意到她还背着一把猎枪,同时腰间一圈也鼓鼓囊囊,也不知道身上究竟携带了多少武器。而比起之前在b3见过的鹿琳,眼前这个慵懒中透出杀意的鹿琳更显得压迫力十足。

????“你终于肯出来了?”尚文雪冷笑一声,“看来你也不是完全不在乎队友啊?”

????“人都死了的话,宇文节那边会不好应付。何况是你,值得我过来处理。”

????鹿琳偏过头看了看走廊,黑暗中还有一些人躲在暗中偷看外面的情况,她知道,却没心情一个个处理。

????“我想叙旧的话还是直接一点比较好。”

????“完~全同意!”

????两人不约而同地举起了枪,同时开火!

????散射能量的光束和霰弹喷发的火焰在空中交错,鹿琳仅仅是用菱形盾牌在身前一个挥击就折射了所有光束,而尚文雪则是随手扔出一颗球形炸弹,狂风随着炸弹爆开席卷了周围的一切,那些火焰也被完全扑灭在半空之中。

????“果然不愧是你啊哈哈哈!”

????“闲言少说。”

????鹿琳将枪交左手,抬手自盾上拔出细剑,举起盾牌猛冲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