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的一楼,陆佳宜在给自己的下属,严肃地开着小会。

????别墅的二楼,陶莹看着床上的叶零,无奈的叹着气。

????她知道他这么拼是为了找出当年的真相,是为了给亲身父母报仇。

????所以她哪怕再担心,再后怕,她都没办法好好地骂他。

????而且……她觉得今后应该也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了。

????叶零不是一个会冲动的人,陶莹觉得他这次之所以这么针对豪宏升,甚至不惜以身犯险地作出这个计划,那肯定是因为他的手里掌握了很重要的证据。

????只不过那是什么样的证据,她还得等叶零醒过来之后,再好好地问问他。

????陶莹撑着脑袋看着躺在床上的叶零,余光又下意识地扫了一下自己手机上显示的时间。

????医生说,他要一个小时之后才能醒。

????可是这一个小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算起呢?

????陶莹有些等不下去,于是决定去楼下问问陆佳宜。

????可就当她刚从床边站起来的时候,叶零的房门却被人打开了。

????陶莹往门口看了一眼,来人竟然正好就是她要找的陆佳宜。

????“我刚要找你。”她直接说,“医生说的那一个小时,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算起?”

????陆佳宜看了下自己的手表,答道“还有二十分钟。”

????陶莹听完这个答案之后,就重新把自己的视线放到了叶零的身上。

????还有二十分钟……

????再加上之前的两个多小时……

????一共加起来……其实豪宏升如果真的想干点什么,也来得及了。

????陶莹想到此处,忍不住地又握紧了拳头。

????“如果豪宏升真的对他做了什么,我就把他那‘工具’给剁了。”

????陶莹咬着牙,愤懑地说“而且我还要把他跟发情的公猪关到一起,让他好好‘享受’一下!”

????站在一旁的陆佳宜,被这忽然蹦出来的两句话给狠狠地吓了一跳。

????这样的陶莹,还是她认识的那个陶莹吗?

????之前她们的同学打电话告诉她,说陶莹的样子‘不太好’。

????后来陶莹又在短信里对她说,如果叶零有个三长两短,就跟她没完。

????现在……陶莹又说出了这么‘可怕’的话。

????陆佳宜忍不住地皱了皱眉头。

????之前她们一起对付刘查那一家的时候,陶莹都没有激动成这个样子。

????怎么现在到了叶零这里,她就忽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她对叶零是不是……是不是已经……?

????停!

????不可以再继续往下想了。

????陆佳宜逼着自己的大脑停了下来,暂时先不要自己吓自己。

????她对自己说,也许陶莹说这些只是为了解恨,也许只是因为豪宏升的做法实在太恶劣。

????陆佳宜敛了下心神,好言好语地劝说道“你的这个想法实在太疯狂了,哪怕豪宏升真的做了什么,我们要做的也是把他交给jg察。”

????陶莹冷冷地一笑,却没有答话。

????陆佳宜被她的冷笑,吓了一跳。

????她连忙把陶莹的身体转了过来,盯着陶莹的双眼嘱咐道“我刚刚说的话,你听进去了吗?哪怕以后真的有人伤害了叶零,你也必须要用法律的手段,知道了吗?”

????陶莹虽然心里想回答的是‘不知道’,不过为了让陆佳宜安心,她还是违心地点了点头。

????然后为了不让陆佳宜看出她的‘违心’,她又立刻转移注意力地问道“豪宏升和郝淮现在怎么样了?”

????陆佳宜皱着眉看了陶莹一眼。

????其实自从她们和好以来,她就一直觉得自己的这位闺蜜和以前有很大的不一样。

????特别是当遇到大事情,比如之前处置刘查一家,比如今天,她的这种感觉就尤其的强烈。

????陆佳宜忍不住地问“在我们‘友尽’的那段时间里,你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陶莹“……”

????陶莹转过身去,没有回答陆佳宜的这个问题,而是再一次地问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再回答你的问题。”

????陆佳宜默了默。

????然后,她缓缓地开口答道“就在你来之前,律师刚刚和我通过电话。”

????“律师在电话里对我说现在豪宏升一口咬住这件事情跟他没有关系,这个事情完全是郝淮一手主导,他也是到了那个房间才知道今天叶零也在那里面的。”

????陶莹冷冷一笑“这个豪宏升,果然又狡猾又没底线。”

????陆佳宜也冷冷一笑“他确实又狡猾又没有底线,但是我们也不是吃素的。”

????“尽管从联系叶零,到提前准备那些麻醉剂,再到今天的房间……豪宏升一点都没有沾手,但他怎么也不会猜到,我们会提前在那个房间有所布置。”

????陶莹听到这里,忽然有了个疑问“按照你的意思,今天的这个房间是郝淮用他自己的身份证开的?”

????陆佳宜点了点头“没错。”

????“可是按照我对郝淮的了解,郝淮应该是个谨慎的人。”陶莹摸了摸下巴,大胆地猜测道,“难道是他明明已经察觉到什么了,却依然当作不知道?”

????陆佳宜摇了摇头“他到了那个房间之后,根本就是连常规检查都没有做。”

????“基本的检查都没有做?”陶莹有些难以置信。

????陆佳宜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所以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或许这个郝淮对那个豪宏升也没有那么的忠心耿耿。”

????衷心耿耿?

????陶莹鄙夷地弯了弯唇角“豪宏升是又没底线又狡猾,难道郝淮就不是了?”

????陆佳宜认同地点了点头“大概郝淮早就猜到,豪宏升会在败露之后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他头上,所以他或许还希望有我们这样的存在。”

????“那他现在知道了吗?”陶莹问完之后就连忙自我否认了一下,然后又迅速地换了个问题,“他知道你们手里有证据吗?”

????“不知道。”陆佳宜答道,“而且我还在考虑,是否要让他知道。”

????陶莹看着还躺在床上的叶零,对陆佳宜说“关于这个事情,你最好还是等叶零醒了之后,跟他商量一下再做决定。”

????陆佳宜有些不解“……为什么?”

????她问的这个‘为什么’自然不是问‘为什么要跟叶零商量’,而是‘陶莹为什么要特地嘱咐她。’

????陶莹继续看着叶零,答道“这个问题,我现在没办法回答你。”

????没办法回答?

????难道在她和叶零瞒着陶莹的同时,陶莹和叶零也有事情瞒着她?

????陆佳宜大胆地猜测了一下“我一直都觉得叶零和豪宏升之间的恩怨不简单,难道除了我所知道的之外,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陶莹回过头来,看了陆佳宜一眼。

????不过,她最后还是只说了一句“这个是叶零自己的私事,我也不确定他是否愿意让你知道,所以……对不起了。”

????“我现在能说的,只有希望你可以等叶零醒过来之后再做决定。其他的事情,还是等他醒过来之后,由你亲自问他吧。”

????。